走進宗教博物館前,在手機下載「聊天機器人(Chatbot)」,就像一名專屬AI導覽員,不必人擠人聽導覽,導覽員全程為你一人導覽展場、展品,甚至連肉眼看不到的展品內部構造,都仔細呈現在眼前。

不只導覽員,就連博物館策展人,也可能被機器人搶飯碗。挪威國家博物館正在試驗「策展機器人」,讓機器人挑選展品策展。

國家圖書館館長曾淑賢數年前在新加坡國家圖書館中,目睹圖書館機器人AuRoSS穿梭書堆中「尋書」,分擔其他館員勞力工作。當時她的第一個反應是「興奮」,心想AuRoSS可以減少館員尋書、排書耗損的勞力,有更多時間從事具創造力的工作。

為宗教博物館設計聊天機器人的中國科技大學互動娛樂設計系系主任施登騰指出,機器人無法判別與情感相關的「藝術性」,因此不管是文物導覽或研究,都無法到達人類的深度。但當有了AI為人類分擔勞力型工作,也鼓勵、刺激人類把更多時間花在創意、藝術性的工作,「AI一直在挑戰人類,讓人類找到機器人無法取代的獨特性。」

因應AI等數位科技崛起,台北教育大學文創系教授、中華民國博物館學會常務理事林詠能指出,進入數位時代後,數位史料資訊量之龐大,前所未有。政府花了多年心力,將文物史料數位化典藏,過去利用率不高,如今這些數位史料可以透過AI充分使用。他希望未來有志進入博物館的學生,大學便要學好程式設計。

機器人應用日廣,但學者並不擔心會取代人類成為博物館導覽、研究核心。林詠能指出,博物館界研究,當展場同時存在導覽員、多媒體導覽時,「觀眾總會往人靠去」,因為人的溫暖比科技更吸引觀眾。

「AI對圖書館不是衝擊,而是提升服務。」政大圖書資訊與檔案學研究所所長陳志銘則認為,未來會是人機「合作又競爭」時代,「忽略AI,就會被AI取代。」目前研發出的圖書館機器人,擔任的都是例行、制式、勞力密集或人類缺乏意願的夜間工作。

目前發展成功的圖書館機器人,功能有尋書、導覽、借還書等;曾淑賢說,國圖南院預計三年後落成,規畫中的「服務創新實驗空間」,將引進不同類型圖書館機器人。另外,偏鄉圖書館常有人力不足問題,可設計機器人擔任櫃台工作。
繁體 简体 English